“现如今护国公府所有人员已然流放,那可有在府内抄到价值连城的宝物?我这个弟弟,担任护国将军一职,已有三十余载!这三十余载,定然积攒了不少值钱的宝物,你可要把这些宝物,一一呈现于朕!朕要一一过目!”

    燕南都最喜欢收藏值钱的宝物,这是他的一大嗜好。

    “臣已命禁卫军前去抄家!想必这会已经结束了!”李睿双手抱拳,眼内也露出几分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说真的。

    他很想亲自去抄护国公府的家,但因为自己身担重任,如若亲自前去抄家,岂不是有些掉身份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抄家期间,要是出现了什么事情,自己也难以推脱。

    所以他把艰巨的任务,交给了宫廷禁卫军。

    宫廷禁卫军,乃是燕南都手下的一群虎狼之军,这些家伙隶属于燕南都,是燕南都一手培养出来的悍卒。

    李睿话音刚落,禁卫军统领周泰山,身着森然甲胄,在龙行虎步中,径直进入了大殿内。

    “周统领,此次任务可否顺利?”燕南都神色期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周泰山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末将率领上千禁卫军,畅通无阻进入护国公府,并打开珍宝库!但发现里面……空荡荡的,只有上千锈迹斑驳的破铜烂铁……还有一些发霉的粮食……并未在里面发现任何值钱的金银首饰,就连哪怕一颗金币都没有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周泰山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他竟然在护国公府的珍宝库内,没有看到任何值钱的东西,更为奇葩的是,里面连颗金币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让他的三观被震颤。

    也被护国公的两袖清风给折服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这要是如实上报给皇帝的话,搞不好就会被皇帝怀疑为自己私吞了所有宝物。

    一旦这个罪名被坐实,那可是要被砍头的。

    一想起这个,周泰山就压力剧增,甚至生出逃跑的念头。

    自己率军去抄家,却抄了个寂寞。

    这说出去谁会相信呢?

    谁会相信,帝国堂堂护国大将军,家里竟然一贫如洗,非但没有任何珍宝首饰,就连金币与粮食都见底了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?护国将军珍宝库内,没有稀有宝物??连金币与粮食都没有??”燕南都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李睿与罗争锋也傻眼了!

    这话说出去,恐怕没人会相信吧??

    周泰山擦了把冷汗,双膝跪地,面色凝重地回道:“末将不敢诓骗陛下!末将所言属实!若有半点虚言,不等陛下降罪,我自刎颈自杀……护国将军珍宝库内,除了斑驳锈迹的破甲武器,及其发霉的食物,其它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周泰山生怕皇帝没有听懂,又把后面的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?”李睿瞠目结舌,肯定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罗争锋却是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他跟随护国将军多年,自己更是护国将军一手培养起来的士兵。

    深知护国将军统兵有道,治军有方,公正廉洁,两袖清风。

    从未私吞过钱粮,更没有接受过其它高层的贿赂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看来,自己乃是皇亲国戚,更是一国护国大将军,岂会因为一点点钱财而折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罗争锋再次对护国将军充满了佩服。

    他的眼内闪过一丝丝自责与愧疚。

    打死他也想不到,护国公府已然到了一贫如洗,揭不开锅的地步,这还是权高位重,一人之下的护国公府吗??

    燕南都的眼内也闪烁出一抹自责与惭愧。

    本以为可以在弟弟的公府内得到稀有宝物,却想不到弟弟的府邸,竟然贫穷到这种地步……

    这还真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至于周泰山……

    这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死侍,跟随他多年,外出打猎的时候,更是救过他多次。

    对他绝对忠心耿耿,他不觉得周泰山会骗他。

    那么。

    护国公府真的一贫如洗吗?

    如果真这样,那一府上下都吃什么?

    燕南都第一次发现,他似乎错杀自己这个一奶胞弟了!

    也许这个弟弟根本就没有想过叛变,是他过于谨慎,生怕弟弟以后大兵压境,夺取他的皇位,以至于他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。

    但君王手段,宁肯错杀,也不后悔。

    他内心虽自责,但却没有从言语中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李睿站了出来,双手抱拳道:“如果护国公府真的一贫如洗,那足以说明……护国将军已经生出叛变之心!恰好说明,陛下砍头流放抄家,实则做出了明确的选择!”

    “昂?这话从何说起?”听闻这话,燕南都内心的自责略微减轻。

    “我若没猜错的话,护国公府并非没有宝物,而是……护国公早就把所有值钱的宝物,都给提前搬到边疆之地,然后悄然密谋通敌叛国之事!而这些宝物的作用,就是招兵买马,未雨绸缪!如果搬迁宝物是第一步的话,那第二步也就是转移家人了!只是陛下英明,提前觉察出护国将军心生叛逆,以至于家小还未转移到边疆,就提前做出了砍头流放抄家之决策!”

    李睿一番言辞,瞬间让燕南都的心态发生大转变。

    一旁的罗争锋愣了愣神。

    他被李睿的头脑所折服,他感觉自己根本不适合吃政治这碗饭。

    看似他坐上了骠骑将军的职位,但在他看来,自己完全是稀里糊涂地坐在这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没有李睿的筹划与安排,现在的他,恐怕仍旧是三龙骁将之一,搞不好这个时候被砍头的也有他。

    他深知权谋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想要坐稳这个职位,仍需要好好学习,好好读书,多向李睿讨教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已然是帝国一人之下,如此巨大的权利,让他享受到了,别人从未享受过的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他渴望权利。

    这也无形之中滋生着他的庞大野心。

    他知道高处不胜寒,所以步步谨慎小心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他也害怕有一天,自己走向护国将军的道路。

    他希望那一天来的晚一些,最好不要来。

    周泰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脑袋保住了!

    至少陛下没有怀疑他,李睿没有把矛头指向他,罗争锋也没有出言针对他。

    看似他是禁卫军统领,但伴君如伴虎啊!

    稍有不慎,脑袋搬家。

    位极人臣的时候,也要小心小人,以防阴沟里翻船。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