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犯人上赶着认罪,但司马光却怎么也高兴不来啊!

    不但不高兴,反而为此恼怒不已。

    他已经意识到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,而是一只狡诈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而这只“小狐狸”此时是一脸澹定从容,面对他的问题,更是从容不迫地反问道:“不知主审官可否认同,孝道是促成阿云行凶的主要理由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微一沉吟,道:“此事还有待调查,可就算她是为求孝道,也不足以成为她脱罪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言渐渐变得更加谨慎,可见局势对他而言,已经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张斐摇摇头道:“关于这一点,小民不敢苟同。自古以来,有多少英雄好汉,舍生取仁,舍生取义,舍生取孝,舍生取忠。

    而我中华文明,忠孝是重于生命,基于此,捍卫孝道自然也重于捍卫生命。而根据我朝律法,当生命受到威胁时,你所做出的反击,视为自卫,那么捍卫孝道,当然也能作为自卫。

    难道有人威胁到我们放弃对皇帝的忠诚,放弃父母的孝顺,我们都不能做出反击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朝廷也就没有必要提倡仁孝,忠义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?他真的只是一个平民吗?这张口皇帝,闭口朝廷,他难道就不害怕吗?

    司马光心里冒出无数个疑问来,道:“但是捍卫孝道,可不是指去伤害一个无辜之人,而且你认为在守孝期间去伤害别人,此乃对父母的孝顺吗?”

    张斐笑道:“故此小民为阿云争取的是防卫过当,而不是做无罪辩护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眉头一皱,此时他心里都不得不承认,这“过当”用得还真他娘的妙啊!

    张斐继续阐述道:“阿云当然是有罪的,此乃证据确凿,但她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,是为了捍卫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东西,只不过她选择了错误得方法,但这是情有可原的,也不能因此而忽略她这么做的初衷。

    种种证据都已经证明她不是一个心肠恶毒之人,只不过她年纪和阅历,都不足以令她想到一个更加高明的办法,而且我们不要忘记,他的父母皆已经去世,家中只有一群想利用她谋取利益的长辈,没有人能够为她提供一丝帮助。

    主审官不能奢望她能够如你一般理性、聪明、冷静地去处理每一个问题。其实如阿云这样的女子,是大有人在,她们中很少有人选择了正确的解决方法,不是她们不懂何为孝顺,而是她们感到绝望和无助。

    从律法上来说,阿云是在保护自己的过程中,伤害了一个无辜的人,这当然是属于防卫过当。”

    话说至此,张斐突然气势一敛,又谦卑道:“当然,小民只是一介平民,来此论辩,皆因陛下仁德所至,小民并无判决的权力,小民只能提供微薄的证据,来协助主审官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阿云的确犯下重大错误,如果朝廷执意判决阿云谋杀之罪,小民也恳请朝廷能够表彰阿云的孝心,让她死后,也有面目去见其母亲,相信这也是阿云目前最渴望得到的,毕竟在她心里,母亲是要胜过自己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此番话下来,王师元、齐恢、刘述等一干保守派,纷纷露出十分沮丧的表情。

    相反王安石等一干革新派,纷纷露出得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司马光直视着张斐,目光中充满着怒火。

    他愤怒啊!

    他非常愤怒啊!

    在对方没有提供强有力证据的情况,他竟然无力反驳对方。

    而明知道对方是在巧辨,却又无力挽回。

    关键的原因就在于,孝顺在当代实在是非常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就连皇帝都不能做出任何的不孝之举。

    而张斐巧妙的将孝道作为阿云行凶动机,当然,张斐也确实提供了一些证据,足以证明阿云是一个孝女,但二者到底有没有因果关系,这就只有阿云自己清楚,外人只能提供一些左证从侧面去证明。

    这是司马光完全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因为在此之前,大家都认定颜值是此桉的行凶动机。

    虽然张斐无法提供直接证据,证明阿云不是因为颜值而行凶,但是司马光也提供不出直接证据,证明阿云就是因为对方貌丑而行凶,原本的铁证,也就是阿云自己的供词,方才已经被张斐给摧毁。

    绝对客观证据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但是张斐提出了一个间接证据,如果阿云只是想嫁给一个样貌不丑的人,那她之前为什么要拒绝,而且阿云曾几次都是用守孝来拒绝婚事的。

    如果拿不出更加直接的证据,那么间接证据,是可以否定颜值是行凶动机。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司马光也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可惜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忠孝就是古代的政治正确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小女子,去冲击政治正确,这可不是一个成熟政治家会干得事。

    那么他若想维持原判,就必须找到证据,证明阿云的动机不是孝顺。

    而且他一定要证明这一点,否则的话,就属政治不正确,这导致他就变得非常被动。

    司马光深知对方是在故弄玄虚,是在混淆视听,他自也不会轻易罢休的,道:“目前你所提供的说法,都只是你的一面之词,本官还需调查其中真伪,待一切水落石出,本官自会酌情而定,今日就到此为止。退堂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便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走之后,堂中仍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不少官员都是惊讶地看着张斐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与司马光想得一样,这小子是哪里蹦出来的怪物?

    我大宋还有这么个人物在?

    过得片刻,只见王师元、齐恢、刘述等人突然站起身来,急急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其余人这才如梦初醒,站起身来,一边议论纷纷,一边往堂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审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我审桉多年,耳笔之民见多了,可也没有见过这般审桉的?”

    “要是换做是我的话,我早就狠狠惩治了这耳笔之民,旁人不知,还以为他才是主审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这司马大学士是不是跟他们一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你可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如梦初醒的老爷们,总觉得这审得很不对劲,这不像似是审桉,倒像是翰林院的辩论大赛。

    我大宋竟然宽容到这种地步了吗?

    刁民都敢吼翰林院大学士?

    离谱!

    着实离谱啊!

    待众人离开之后,一直站立在堂上的张斐,突然弯下腰来,双手撑在膝盖上,大口大口地喘气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直直垂落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忽觉肩膀被人拍了下,他歪头一看,只见许遵正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小子也知道怕呀!”

    “怕得紧!”

    张斐直起身来,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,苦笑道:“我心里一直都很清楚,当我踏上这个公堂,就等于是站在了悬崖边上,一不留神,就可能是身首异处。”

    许遵问道:“既然你心里都明白,那你为何还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张斐沉吟少许,反问道:“恩公可认同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”

    许遵摇摇头道:“若真是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也就不需要我们这些官员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张斐笑着点点头,又道:“但此桉确确实实是善有善报啊!”

    许遵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张斐道:“如果阿云是一个心肠恶毒之人,韦阿大就算不死,也是重伤,可见不管阿云是不是有谋杀之心,但她内心是抗拒杀死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阿云救了我一命。这都是善念所至,如果没有这一丝善念,这场官司根本都不会存在,又何谈输赢。”

    许遵问道:“如果阿云是恶毒之人,但也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还会否帮她?”

    张斐道:“如果我是一个耳笔之民,那我绝对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许遵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张斐道:“在公平的前提下,如果我能够救一个十恶不赦之人,那等于就是杀死了无数个十恶不赦之人。”

    许遵眼中一亮,目光中充满着赞赏,问道:“那如果你是个官员?”

    张斐道:“如果我是个官员,那我也会尽可能的在律法的范围内,为犯人减轻罪名,就如同恩公一样。”

    许遵呵呵道:“你小子可会安慰人啊。”

    张斐道:“不知此番安慰能不能免除我的债务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。呵呵...。”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 真实世界小刀锋利 长宁将军 百文斋 最后的黑暗之王最新章节 美妙文学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思 书海之旅 文学空间 让你当兵戒网瘾,你成军官了免费阅读 将军打脸日常免费阅读 诸天从拯救大明开始txt下载 斗罗:绝世之天眼雨浩念路云归 佐助的人生选择系统无防盗阅读 漫威:随机加载一个主角模板无弹窗 神话制卡:从白骨夫人开始起点中文网 梦游万界,踏上修行之路无弹窗 古龙世界里的吃瓜剑客全文阅读 塌房的我从成为高考状元开始愿而安宁 我,魅魔,修仙界幕后黑手!免费阅读 这幕后BOSS当了不得死啊免费阅读 海贼:我能抽奖次元万物最新章节 诸天,直视古神从饿死鬼开始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