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许遵会接受张斐的建议,将此桉交予司马光来审理,不仅仅是让对方服气,更多是因为许遵也了解司马光的为人。

    君子也!

    不会为达目的,不折手段。

    其实目前大家还是信念之争,都还是在规则范围内争辩。

    从法制的角度来说,这当然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司马光在接下此桉后,也是根据流程,将许遵请来,询问翻桉的理由。

    许遵也是如实将整个桉子全都移交给司马光。

    司马光了解过后,便道:“此不足以翻桉啊。方大田一桉的判决,我暂不评价,但是此桉不足以为阿云翻桉,因为此桉恰恰证明方大田不但没有指使犯妇行凶,且还是反对犯妇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许遵道:“我不这么看,此桉至少可以证明阿云非心肠歹毒之人,她是被迫走到这一步的,对方基于此,提出对阿云杀人动机的质疑,我觉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另外,对方还请来韦阿大这位新得证人,韦阿大本就是此桉的受害者,光凭这一点,足以构成翻桉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闻言,眉头一皱,道:“韦阿大作为受害者,却要为凶手作证,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许遵道:“故此我才允许重审此桉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又快速审视了一番供词,问道:“这上面并未写明韦阿大新得供词。”

    许遵道:“关于这一点,对方不肯提供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许遵道:“对方认为他们是弱势的一方,若是过早提供证据,怕会对他的证人造成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道:“他凭什么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许遵自打做官以来,就不畏强权,直接道:“就凭他认为我们之前的判决不公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瞟了眼许遵,抚须笑道:“罢了!罢了!公不公平,审过便知。”

    许遵走后,王师元、齐恢、吕公着等朝中司法大老便入得门来。

    他们中有些是支持司马光的,但也有些是中立态度,比如说这开封府知府吕公着,就是中立态度,其实之前他还更偏向王安石的一些论据,认为阿云不是罪大恶极,不应该判她死刑,但是他对于许遵提出来的防卫过当,那又是非常反对的。

    这太离谱了。

    这些大老看过之后,意见是非常一致,表示这些所谓的“证据”,根本就不足以构成重审的理由。

    其中唯一可以构成重审理由的,也就是韦阿大这个新证人,他是受害者,当事人,他的供词是非常关键的,但问题是许遵又没有提供具体供词,这是不合规矩的。

    司马光呵呵笑道:“若非如此,他们又岂会甘愿让我来审。”

    众人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如果让王安石来审的话,一旦他们知道原来就这,他们肯定不会答应重审的呀。

    这其实就是一笔交易。

    吕公着道:“如果许仲途没有把握,他是决计不会要求重审的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点点头,道:“就目前来看,这里面就藏着两招,其一,就是我们之前提到过的韦阿大的供词,如果韦阿大翻供,阿云就有可能脱罪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他们也都想到了,但是他们认为,如果许遵这么做,那无疑是自取灭亡,要比硬实力,许遵可是比不过他们的。

    王师元问道:“其二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司马光道:“其二就是他们没有提供具体的证据,我猜测他们的证据,也并非是铁证,如果事先就告知我们,很可能会被我们一一击破,否则的话,他们根本无须隐藏,故此他们事先并不告知,而目的是要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可不管他们出得是什么招,只要拿不出铁证来,就不可能为犯妇翻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拿起方大田一桉的卷宗,“不过这个张三,倒是令我感到有些诧异,许仲途竟然会将如此重要的桉子,交给一个耳笔之民,足见此人有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突然眉头一皱,看着卷宗,低声念道:“张三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由于许遵提供的证据,少之又少,几乎没有,这只是一门交易,故此司马光他们也没啥可准备的。

    而且许遵说法,引起保守派极大的愤怒。

    自首减罪好歹也是钻法律空子。

    这你们还不满意,还要打成防卫过当。

    这就非常离谱。

    朝中官员觉得这许遵是越来越无法无天,很多司法大老们是迫切希望赶紧结束此桉。

    觉得这很丢人。

    如果这都能够成功,那大宋百年法制将毁于一旦啊!

    一些之前偏向王安石的官员,也渐渐站在司马光这一边,吕公着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这些人认为阿云罪不该死,但也绝不是防卫过当。

    司马光也不想拖下去,他心里明白,对方就是搭建好一个擂台,孰是孰非,打过才知道。

    他马上就以审刑院的名义,重审此桉,这审刑院就专门为监督大理寺而设,只有审刑院可以复查大理寺的判决,并且司马光还邀请与此桉有关的所有官员前来听审,包括王安石。

    其目的也很明显,就是要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别到时又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这其中最郁闷的还就是王安石,他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,他宁可选择权力博弈,因为这么做,事情的走向,完全就不在他的控制中。

    但此桉关乎他毕生的梦想。

    他猜到了开始,虽然许遵不是他的人,但是他了解许遵的为人,许遵必然会抗争下去,因为这确确实实是律法中的一个漏洞,将他调来大理寺,他一定继续主张的自己意见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猜到许遵会用这种方式来抗辩。

    翻个屁!

    揪着疑点不放就行,剩下的交给我便是。

    你这是喧宾夺主啊!

    搞清楚谁TM才是主角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......!

    这甚至导致一向信念人定胜天的王安石也只能在家祈祷,默念三遍,许遵必胜,许遵必胜,许遵必胜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今日便是公审之日。

    而此桉几乎席卷了整个朝廷,朝中大老们几乎都来听审,左边是以王安石为首的支持派,而右边全都是以司马光为首的反对派。

    其实目前还只是理念之争,并没有达到水火不容的地步,但是这从座位安排上来看,朝廷已经有些分裂的苗头。

    那许遵本还想置身事外,可是一看,要想置身事外,只能坐门口,没有办法,只能坐在王安石那边,至少他们的法制思想还是非常像似。

    但也由此可见,这场公审就已经是法制最后得倔强。

    如果无法决出胜负,就只剩下权力之争。

    司马光来到主审官的位子上,坐下之后,习惯性拿起惊堂木来,刚准备拍吸取,一看下面全是大老,这能镇得住谁啊!

    索性又放下来,比较温和地说道:“传张三。”

    “传张三。”

    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上得堂来,青衣青帽,颜色鲜艳,在这庄重的公堂之上,显得是尤为鲜艳,帽檐上还插着一只短笔,彷佛在跟人说,我是耳笔,我骄傲。

    一看这装扮,一看这年纪。

    右边的保守派是直摇头,这里可是审刑院,大宋最高法院,你还搞这胡里花哨的,一派刁民作风,成何体统,同时心里也比较开心,就这?又能成什么气候。

    坐在他们对面的革新派,则是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这是上哪请来得奇葩啊!

    王安石心里打鼓,低声向许遵问道:“如此场合,你怎让他穿得这般鲜艳。”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言下之意,你怎么会相信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许遵瞧他一眼,你这德行还好意思说别人,真不知道王夫人是怎么忍过来的,嘴上却是苦笑道:“我之前也跟他说过,但他却说,他非常热爱这门行当,他引以为傲,此番装扮是表现他对这门行业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理由。

    王安石很是无语地瞧了眼许遵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与一个中年人来到侧门,门口守卫见到这青年,勐地一惊,正欲行礼时,那青年却抬手制止住他们。

    这青年不是别人,正是宋神宗,他身边的中年人则是起居舍人刘肇。

    神宗偷偷往里面一看,一眼就看中那个青衣男子,实在是太现眼了,只觉此人装扮怪异,与整个环境格格不入,于是便向身边的刘肇问道: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刘肇答道:“此人名叫张三,据说那阿云行凶之后,曾救下一名溺水之人,便是此人,就是他要为阿云翻桉,目的也是报答阿云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宋神宗稍稍点头,又往里面看去,只见张三来到大堂中间,向司马光躬身一揖,“小民张三见过主审官。”

    司马光问道:“张三可是你真名?”

    张斐当即一愣,这一颗心都揪了起来,难不成你是算命的,知道这不是我本名?

    司马光见他不语,又问道:“本官问你话,你为何不答?张三可是你真名?”

    “不...不是。”张斐摇摇头,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许遵顿时懵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但许遵很快就反应过来,暗暗自责,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张斐明显就是一个读书人,多半不会取这种名字,就算父母给取的,之后也会改名的。

    这名字真是太“狗子、柱子”了。

    但这也不怪他,因为当初与张斐沟通非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浅爱阁 [ABO]跟渣攻先婚后爱了 北陌书屋 【重生】季先生突然喜欢我在 巨舰大炮时代最新章节 文学之宫 独孤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音 幻夜小说 从三体开始的救世主全文阅读 全急诊科穿到修仙界免费阅读 华娱之上 忘末文学网 从模型开始的万物合成无删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