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断山脉起于天藏高原,绵延数千里,重峦叠嶂,直插云霄,非人力可越,唯有一条怒江,从天藏高原的雪山圣地流出,浩荡数千里,斜穿横断山脉,蜿蜒流向大乾邻国:南诏。

    怒江在横断山脉有两条支流,一为碧江,在横断山脉之首,一为澜沧江,在横断山脉之末,流经清平县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不管是那艾草,还是菟丝子,亦或是其余灵光闪耀的灵草,距离澜沧江都不远。

    李牧严重怀疑这些灵草是受了澜沧江的影响而‘灵气十足’。

    在得到民壮情报后,李牧立即沿着澜沧江逆流而上,马夫和小马匹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澜沧江宽五十余米,江水奔腾,奔流不息。

    沿途两岸苍翠欲滴,更远处林深树茂,山林中猿啼虎啸,惊起阵阵飞鸟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记得这里。”马夫告诉李牧,他年幼当书童时,曾跟随少爷游船,来这里上过香。

    “上香?”李牧不解,“这种地方,还有寺庙?”

    这里人迹罕至,无路无驿站,若徒步而来,一般人可撑不住。

    马夫说道:“前面那个山头后,确实有座山庙,当年依靠澜沧江,香火还算鼎盛,但后来澜沧江屡闹水患,出了不少事故,就再没有信徒游船来这里上香了。”???.biQuPai.coM

    没了信徒,那座山庙也就荒废了,据说连墙砖瓦砾都被百姓挖空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里有一棵从不结枣的枣树,不知道还在不在。”马夫回忆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时,身后的小马走的累了,哒哒哒跑到江旁,俯首想喝水解渴,结果,一头大鱼突兀的从水底冲出,张嘴露出狰狞獠牙,咬向小马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条鱼极大,有两米多长,鱼头更是大如脸盆,嘴巴一张,就像一个长满锯齿的黑洞,吞噬向小马。

    小马反应不过来,傻乎乎的看着越来越近的狰狞鱼嘴。

    好在李牧察觉到身后动静,反手一剑挥去,灵力透过剑峰,化作青色剑气,摧枯拉朽般斩下鱼头!

    鱼尸落水,江面顿时翻涌,数十条狰狞大鱼蜂拥而至,啃噬鱼尸,随后快速游曳而去,没一会又游到岸边,徘徊不去。

    小马终于反应过来,吓出驴叫,惊慌失措的跑到马夫脚边,瑟瑟发抖,马尿都出来了!

    “这些鱼都要成妖了。”马夫惊鸿一瞥,看到鱼嘴中的獠牙,他毫不怀疑,若是人类落水,必定会落得同样下场,被鱼群吞噬殆尽!

    灵气复苏,不止是人类,野外的无数野兽,草木虫鱼,也都在吞噬天地灵气,李牧相信,不久的将来,真正的妖魔鬼怪,就会出现在世人面前。

    李牧感到了一丝紧迫。

    因为,他虽然拥有人类的天花板级别修行速度,但他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修行,总归是要休息,要处理一些杂事,而野外的野兽,它们本就处在灵气富裕之地,周围尽是奇花异草,能一天到晚的修行,不被‘红尘’所扰,更能通过互相杀戮,增强杀戮本领,这一加一减……李牧心头沉重,不过,比起野兽,人类也有巨大优势,那就是前人留下的无数荡气回肠的文章诗篇、道籍佛藏,这是人类最大的底蕴!

    依靠这些,人类修士能演化出无数心法秘技,大抵是能抵消和妖兽之间的差距吧。

    李牧想起脑海中的无数诗篇,心中稍定。

    两人一马沿着澜沧江逆流而上,蜿蜒着绕过前方山头,他们的视野刹那开阔,一座座被云雾缭绕的山峰,宛如近在眼前,在他们目力所及处依次排开,直到天边。

    “嗷呜~~~”与此同时,一声稚嫩的虎啸惊醒了他们。

    李牧寻声看去,只见一头奶狗大小的虎犊子,浑身毛发金黄,夹杂着黑色条纹,白色斑点,额头‘王’字凛凛生威,正在不远处上蹿下跳,冲他们龇牙咧嘴,奶凶奶凶的。

    李牧还没有动作,脚边的小马已经冲了出去,它刚刚被大鱼吓坏了,马尿都出来了,这会看到高不及它的小老虎在那龇牙咧嘴的咆哮,顿时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决定把肚子里的气全撒这只小老虎头上。

    一虎一马,顿时扭打在一块,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马夫很有经验,凝重道:“大人小心,小虎在此,大虎一定就在不远处!”

    两人环顾左右,在稍远处的山脚下看到了三米多长的大虎。

    可惜,这头大虎浑身毛发凌乱,骨骼错位,已然死去多时,它的身旁,还有一条二十余米长的大蟒,七寸处巴掌大小的蛇鳞被爪牙撕扯,露出森白血肉,腥臭扑鼻,上面有蝇虫飞舞。

    “大概死了四五个时辰。”李牧目测道。

    “大虎是为了保护小虎,和这条巨蟒同归于尽吗?”马夫根据现场痕迹猜测。

    李牧却是摇头:“不是为了小虎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山脚下一棵大树,这树极壮,树干如盘虬卧龙,深深扎根地底,树干上,枝繁叶茂、郁郁葱葱,更有一颗颗小如指甲盖的青绿果子,李牧一眼就认出,这是枣子。

    “这枣树不凡。”李牧走近,发现这枣树树皮宛如棕色龙鳞,竟呈片状,鳞次栉比的排列,仿佛一株龙树,极为神异。

    “是当年那座寺庙的枣树!”马夫惊呼,他查看四周,确认这里就是当年那座寺庙的遗址,可惜,除了这棵枣树,其余一切都随风去了。

    “嗷呜~~”

    “耶~~”

    不远处,虎啸马嘶,一虎一马打的相当激烈,一个要将对方踩在马蹄下,一个要将对方按在虎爪下,它们在地上厮打滚来滚去,浑身毛发沾满灰尘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枣树……”马夫发现枣树不仅结果,而且树皮如龙鳞,这是要化龙?

    他震撼莫名,激动着抚摸树皮,触感粗糙、坚韧,他尝试着逆鳞而抚,指肚当时就被树皮刺破,滴出鲜血。

    “是灵气复苏的原因。”李牧笃定这枣树不凡,否则这一虎一蟒不至于为此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这倒是便宜了我……李牧当即命马夫将虎尸掩埋在山脚下。

    大虎虽死,气息尤在,将它埋在山脚,可震慑山上的野兽,让它们不敢靠近枣树。

    然后,李牧让马夫将大蟒的蛇鳞刮下,丢在附近的阴暗地方,用以震慑蛇虫鼠蚁,再将蟒尸埋在枣树和澜沧江的中间,震慑澜沧江里水陆两栖的生物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暂时的,李牧打算回头再派人来这里驻扎,守护这棵枣树!

    此时,一阵轻风吹过,有阵阵清香从枣树传出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这枣子应该才结出来不久,距离成熟还有段日子,但这清香已经让人心醉,若是成熟,恐怕一颗枣子,就比得上外面的一株灵草了。

    难怪虎蟒之争至死方休,实在是无法舍弃。

    李牧心头火热。

    这里还只是横断山脉的外围,就已有如此机缘,那横断山脉深处,还不知有多少天大造化!

    他心驰神往,但也深知,横断山脉深处,必然有无数远胜虎蟒的可怕野兽,冒然深入,福祸难料!

    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,慢慢前行!

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最新内容

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大乾执剑人更新,第十六章 龙鳞枣树免费。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