旭日东升。

    县衙书房。

    李牧端坐红木书桌后,他凝神内视,体内的九条紫气仿佛融入血肉,再看不见,但冥冥中,他却能感应到紫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钦天监发来的邸报说,紫气可提升悟性,能助人感悟前贤留下的荡气回肠的文章、气势磅礴的诗词歌赋等,紫气越多,感悟的效果越好!

    自然,后天的感悟比不得天道演化的本命心法,但也绝对不凡!

    李牧背文不行,但背诗在行,他脑海中,其他诗人暂且不提,光李太白的诗,他就至少记了百首!

    有《将进酒》打底,李牧觉得,这一世,他就是青莲剑仙!

    李牧心潮起伏,好半饷才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珠帘外,站成一排的林幼鲸等九人。

    紫气东来时,林幼鲸得六条紫气,张龙张虎、柳七邓岩两条紫气,仵作宋典、库丁周仓、更夫许铜和马夫杨马三条紫气,且九人的本命心法都是从《正气歌》演化出来的浩然正气诀!

    不过,同样是浩然正气诀,这其中还是有差距的,毕竟,此乃天道演化的本命心法,是最贴合各人自身的心法,李牧认为,林幼鲸的浩然正气诀,一定比其余八人更强!

    当然,跟他是比不了的!

    他能得九条紫气,说明《逍遥游》确属旷世名篇,其演化出的本命心法逍遥游,自然是当世顶尖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世上只有他知道《逍遥游》!

    而这个世界的绝世名篇,除非是孤本之类,否则,定然有多人颂念,如此一来,他们纵能得到不逊色逍遥游的心法,也达不到九条紫气!

    再有《将进酒》演化出的九式剑诀,以及脑海中独一无二、气势磅礴的诗海词库……未来可期!

    李牧深吸口气,朗声开口,说道:“诸位,本官履历一年,深觉衙中有人尸位素餐,只顾蝇营狗苟,将我清平县搅得天昏地暗,百姓苦不堪言!今日,本官重整天日!林幼鲸,本官任你为捕班班头,统领捕班,一应宵小,该打打,该扫扫,不得容情!”

    林幼鲸抬头,从刚才县令舞剑,他就有所感应,知道这位大人要以犁庭扫穴之势清除县丞、县尉在衙门中的势力,若他未受大恩,遇到此事或许会作壁上观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是,大人!”他沉声应下。

    为报大恩,他决定全力支持县令,若事败,救出大人后,也算还了恩情!

    “张龙张虎,你两执首壮班,只留忠义,其余的,也都打发了!”李牧再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!”张龙张虎大声应下,情绪很振奋!

    他们本就是林幼鲸左右手,现在又得了李牧恩情,屁股肯定朝李牧这边翘,且初得强大心法,他们两都迫不及待的想做番大事!

    接着,李牧又让柳七邓岩执掌站班,把那个老油条程空给赶出去,再清理站班皂隶,同样,只留张科这类忠义之士!

    “大人,那我等呢?”仵作宋典问道。

    一旁,库丁周仓、更夫许铜和马夫杨马也都眼巴巴望着李牧,一副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……负责打探消息,我要知道苏县丞、钱县尉他们在今早都得了几条紫气!若有其他差遣,本官会再通知你们。”李牧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!”

    调令下去后,不到半天,就引起了巨大反弹!

    站班班头程空,不油条了,果断拉着心腹闹到县丞那儿,要让他做主。

    捕班班头赵天,不急不缓的找到县尉,冷笑着要给县令一个好看,如今灵气复苏,这个糊涂县令,还以为今日是昨天吗?

    唯有壮班,这班衙役以前就归林幼鲸管,所以张龙张虎很顺利就接手了,并清除掉了几个县丞县尉的眼线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。

    李牧在书房用膳,马夫杨马在旁站着,低声说着今早打探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苏县丞五条紫气,本命心法缥缈诀。钱县尉四条紫气,本命心法杀破狼。还有那石士绅是四条紫气,本命心法平天下,他儿子据说有五条紫气,修的欢喜禅,今天一大早就跟他的妾室共修,结果直接死了两。”马夫杨马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。”李牧惊讶的看着他,这情报搜集能力,很强!

    马夫嘿嘿笑道:“大人,不是小的能力强,是这些大人得到紫气功法后,一个个的看似沉稳,实则都忍不住跟身边人炫耀,这一来二去的,就传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要引以为戒。”李牧叮嘱道,他就很苟,虽然想让天下人都知道自己得了九条紫气,但,也就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“谨遵大人令!”马夫拱手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处忽然传来喧哗声,李牧朝外看去,远远的,就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走来,为首的,正是县丞苏圆、县尉钱万钧,他们身后跟着捕头赵天和站班班头程空等衙役。

    这是逼宫来了!

    李牧挥手,马夫识趣的离开书房,贴墙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正在用膳,诸位,请止步!”书房外,林幼鲸持枪而立,拦下众人。

    张科站在角落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林班头,此事与你无关,退到一旁。”县丞苏圆眼观鼻鼻观心,根本没把林幼鲸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诚然,他已经收到消息,知道今天寅时林幼鲸和张龙张虎等人聚集在此,疑似颂文得紫气灌顶,演化出本命心法,但是,这群寒门的文章,能跟他的比?

    呵,怕是连他麾下教习、学生的文章都比不了!

    也敢拦他?

    不自量力!

    林幼鲸站在那儿,一步未让。

    “幼鲸,让他们过来吧。”李牧放下碗筷,淡定起身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林幼鲸收枪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好大的官威!”县尉钱万钧急不可耐的走进书房,厉声质问,“敢问大人,赵天何错,竟要免他捕头之位!今日若不给本县尉说法,我定与你没完!!”

    钱万钧生的五大三粗,豹眼络腮胡,得了本命心法杀破狼后,一身气势更烈!

    此刻他怒视李牧,状若疯虎、势若野狼,无视尊卑,直欲活撕了李牧,生啖其肉!

    苏圆也踱步而进,温文尔雅的笑道:“程空平日确实油滑了些,好在未犯大错,县令何必大动干戈?需知人心易变,大人若一意孤行,惹怒群隶,怕是要万劫不复矣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一武一文,一个生死威逼,一个巧舌如簧,双簧唱得很六。

    再有身后赵天、程空率领的衙役心腹陪衬,声势极壮!

    李牧却是不急不缓,笑道:“两位,紫气东来,灵气复苏,这天已经变了,如今这世道,强者为尊!多说无益,不如,约一架?”

    苏圆和钱万钧对视一眼,都没想到李县令竟然说出这番话来。

    半饷,两人一个嘴角噙笑,惋惜摇头,一个仰天大笑,笑声狂妄猖獗!

    他们虽不是世家子,但家中富裕,自小就拜了名师,熟读许多大儒文章,诚然,他们科举考试不如眼前这个寒门子,但好歹也算半个世家子!

    莫非,他觉得凭他一个寒门出身的县令,能在紫气东来时,演化出比他们这些世家子更了不得的本命心法?

    你怕是对天下文章有所误解吧?

    井底之蛙!

    “既然李县令一意孤行,那我等……”苏圆笑着看向钱万钧。

    后者止住笑声,大声道,“我等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“三日后,二月初六,午时,城西晒场,本官恭候两位大架!”李牧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晒场是用来晒谷子的,平时也用来训练民壮之用,颇为宽敞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定在三天之后,自然是为了留出时间给县中三班衙役,以及民间士绅站队,好方便他在三天后犁庭扫穴、一扫沉疴,还清平县朗朗乾坤!

    苏圆拱手,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钱万钧笑道:“苏县丞,等等我,哈哈哈,我今天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,要与你共享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笑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书房外,赵天赵捕头朝李牧拱手,脸上满是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何至于此啊。”程空程班头叹息,他很遗憾,他没啥大理想,就是想在上班时摸鱼,直到退休,这么小的要求,竟也无法满足,这大人,不要也罢!

    等众人离去,林幼鲸才走进书房,他脸上带着一丝凝重,问道:“大人是打算在三天后,将他们所有人一网打尽?”

    这样确实可以一劳永逸,可万一对方来的人太多、太强,怎么办?

    心中有底的李牧却是不惧,笑道:“不过乌合之众,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很放心,苏圆之流,看似鲜花着锦,实则烈火亨油,别说他了,连六条紫气的林幼鲸都比不上!

    就凭这群癞蛤蟆,也敢染指他的清平县?

    呸!

    不要脸!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