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张冬要去给吕东来送行,秋老爷子还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他生怕张冬年轻气盛,到时会忍不住出手。

    见状张冬笑着说: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可别把我当成那种年轻气盛的小屁孩!我有分寸的!毕竟我可不是一个人,我的身后,还有那么多的亲朋好友,还有你们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秋老爷子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!既然冬子你想去,那就去吧!不过烈阳和思思,你们俩可不能去!”秋老爷子说。

    秋烈阳闻言尽管一脸的不情愿,但也只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秋思思则是担忧的看了张冬一眼:“冬子,你去送吕东来我不反对,可你一定不能冲动呀!”

    “放心!我去去就回!”张冬说。

    从书房出来后,张冬就借了秋烈阳的爱车巡洋舰,直奔省城吕家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跟吕福一块回去,就是担心吕福误会,误以为他是去救吕东来的。

    张冬救不了吕东来,但如果吕东来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他倒是可以帮忙。

    而且在张冬看来,吕东来被鬼蜮的人带走,不一定会有性命之虞。

    对方要是真想杀了吕东来,大可以直接动手,根本没必要把他带走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张冬驱车来到了吕家所在的别墅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他停下车从车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门口的门卫立刻紧张的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来这儿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秋家过来的!我叫张冬!是来给吕东来送行的!”张冬沉声道。憾凊箼

    得知张冬是从秋家过来的,而且开的还是秋家大少秋烈阳的爱车,门卫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说起吕东来,他忍不住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得刚好,再晚一会,估计东来少爷就得被人带走了!你快进来吧!”

    张冬走进别墅,在门卫的带领下,很快就来到了吕家的后院。

    后院凉亭里,坐着几个穿着黑袍带着帽子的人,帽子上有一层黑纱遮挡,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后院堂屋里,吕东来端坐在一旁,坐在首座上的,是吕家的定海神针吕老爷子,也是吕家唯一的准宗师境强者。

    此外还坐着几个老者,都是内气境古武者,也是吕家的长老。

    门卫把张冬带到后院门口,就不敢带他进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,张冬朗声朝里面喊道:“东来兄,我来看你了!”

    听到张冬的声音,屋里众人齐刷刷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是张冬,吕东来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,大步走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张冬兄弟,没想到最后来给我送行的,居然是你!”

    屋里众人得知张冬的名字,立刻猜到他就是前段时间在省城闯下偌大名声的张冬。

    吕老爷子看了这些长老一眼,他们赶忙起身,快步出去迎接张冬。

    张冬的到来,也惊动了凉亭里坐着的几个黑袍人。

    黑袍人转头看了张冬一眼,为首穿着紫金边黑袍的高大男人忽然冷笑起来,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张冬?你很幸运!你若不是展露出了准宗师境的实力,否则今天要被带走的,可就不止吕东来一个人了!”

    张冬瞥了紫金黑袍男人一眼:“这么说,你们之所以要带走东来兄,完全是因为他是双丹田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紫金黑袍男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就重新喝起了茶,不再理会张冬。

    张冬微微皱眉,按徐盼盼的说法,她背后的那伙人,目标也是自己。

    可自己现在都来了,鬼蜮的人却对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要找的是双丹田古武者,自己又不是双丹田。

    难道说,徐盼盼背后的那伙人,跟鬼蜮的人不是一起的?

    闪过些许念头后,张冬再没有继续多想。

    他这趟来是为了给吕东来送行的,还是办正事要紧。

    “东来兄,你的事……恕我爱莫能助!不过如果你有其他心愿,大可以告诉我!我会帮你完成的!”张冬沉声说。

    张冬的坦诚,换来了吕东来的笑容。

    倘若张冬一脸虚伪的装作要替吕东来出头,然后还要吕东来劝说一番,再放弃替他出头的念头,吕东来反而会厌恶张冬。

    交朋友嘛,就是要真诚多一点!

    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干啥?

    还非得跟刘备摔孩子一样演一出戏,不累吗?

    “呵呵!张老弟,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吧!我还真有个心愿!这个地址,有我一个朋友。我走后,我担心她会被人欺负,所以就麻烦你去找她一趟,别让人欺负她。我吕东来对你一辈子感激不尽!”吕东来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递给了张冬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。

    如果张冬不来这儿,他原本是打算交给吕老爷子帮忙的。

    但既然张冬来了,他比吕老爷子更适合这件事!

    张冬接过来看了一眼,随手放到兜里。

    “东来老哥,说这话就太生分了!这件事我指定帮你办好!以后你哪天回来了,也别忘了找我把酒言欢!”张冬笑着说。

    他这么说,就是想让吕东来的心情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不曾想,话音刚落,凉亭里就响起了一道嗤笑声。

    “回来?还把酒言欢?做白日梦呢?”

    说话的,是黑袍人当中,一个穿着白边黑袍的男人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张冬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不等吕东来劝阻,张冬身形闪动,转瞬间来到白边黑袍男人面前,一把拽起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白边黑袍男人不过是内气境的实力,哪能挡得住张冬?

    被张冬抓在手里,简直就跟抓小鸡子似的!

    “小子!放开我!我可是鬼蜮堂堂的白衣执事!你敢抓我,我们鬼蜮不会放过你的!”白边黑袍男人惊恐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这时,那紫金黑袍的男人也坐不住了,冷哼一声,一股阴寒蚀骨的内气朝张冬袭来。

    张冬怡然不惧,周身内气激荡,轻松挡住了对方的内气袭击。

    见一击不成,紫金黑袍男人不由得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哪怕他刚才只是随手一击,可依旧不是普通准宗师境古武者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张冬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准宗师境!

    这下子紫金黑袍男人终于站了起来,眼神冷冽的看着张冬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