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冬怎么都没想到,居然会在网上看到徐盼盼的视频!

    那个趁着徐盼盼喝醉侵/犯她的禽/兽,居然还把她的视频拍了下来上传到了网上。

    这手段,简直就是毒辣!

    那个禽/兽就没想过,万一徐盼盼的亲朋好友偶然看到这个视频会怎么办?

    张冬打开手机,找到了徐盼盼视频所在的网站。

    之前在ktv的时候,张冬就记下了视频网站。

    他准备顺藤摸瓜,找出来这个王八蛋到底是谁!

    打开视频网站后,张冬将网站转手发给了徒弟郑天成。

    很快郑天成就打来了电话,语气还透着几分猥/琐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听说您一个人去天京市出差了,是不是晚上火气大没人帮您泻/火,所以想让徒弟我给您安排一个?”

    “嗨!其实师傅您还是没经验!一般的大酒店,只要跟前台说一声,她们都会帮你安排的!以师傅您的魅力,别说那些收钱的了,恐怕让那些漂亮小前台免费献身,她们都乐意!”

    听到郑天成充满猥/琐的话语,张冬不由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行了!天成,你以为我跟你似的是个花花公子,到哪儿都得找几个小妹?”

    郑天成身为郑家大少,哪怕平日里再低调,可是在女人这方面,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“咦?师傅您不想找外围?那为啥发那种网站来暗示我?”郑天成很惊奇。

    张冬忽然很想吐槽,他什么时候暗示过郑天成了?

    分明是郑天成自己脑补的好不好?

    “天成,我是跟你说正经事!那个视频里喝醉了的女人,是你师娘的闺蜜!这下你懂了吧?”张冬沉声道。

    得知视频的女主居然是师娘的闺蜜,郑天成顿时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话说回来,师傅,您说的是哪个师娘啊?”

    张冬:……你过来,我肯定不打死你!

    “咳咳,你管那么多干什么?只要知道这是你师娘的闺蜜就行!”张冬干咳两声说道。

    郑天成嘿嘿一笑,并没有继续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刚才他只是在跟张冬开玩笑而已。

    说起正事,郑天成的语气也变得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还别说,我就认识个黑客朋友。让他帮忙,应该能查出来到底是谁上传的这个视频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郑天成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过师傅,想要全网删除这个视频,恐怕就有点难了!咱们也不知道,对方到底往哪几个网站上上传了视频。而且很多这类网站都是互相盗用视频的!”

    张冬叹了口气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尽力办就行!先查出来视频的上传者!至于能不能删除所有的视频,就看情况来吧!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张冬肯定懒得管。

    但徐盼盼不一样,她可是陈若雨关系最好的闺蜜。

    之前陈若雨就曾多次说过,她在镇上有个好闺蜜,只是张冬没见过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那个闺蜜应该就是徐盼盼!

    要是陈若雨知道,她的好闺蜜徐盼盼被人拍了那种视频,还上传到了网上,想来她一定也很伤心吧?

    说来也巧,前脚张冬才刚挂断郑天成的电话,后脚陈若雨的电话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若雨,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”张冬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对面的陈若雨娇/嗔道:“怎么?不喜欢我给你打电话呀?那我就挂断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别啊!你要是挂断了,我今晚不就寂/寞了吗?”张冬坏笑道。

    听张冬这么说,陈若雨才转嗔为喜。

    “冬子,你在天京市那边怎么样?事情办好了吗?”陈若雨问张冬。

    张冬笑道:“办得差不多了,合同也签了!只等明天往他们公司的账户转账,到时就可以安排发货!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张冬问起了徐盼盼的情况。

    提起徐盼盼,陈若雨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盼盼还能是什么情况呀!昨天休息了一天,今天做了无痛人流!多亏有你给的孙院长的名片,是省医院最知名的专家给做的手术!不过盼盼的身体有点虚弱,专家说最好休息个两天!”

    张冬点点头:“那就在省城多休息两天吧!对了,这会你在徐盼盼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呀!盼盼在宾馆房间里,我在走廊里呢!”陈若雨道。

    得知陈若雨和徐盼盼没在一块,张冬轻咳一声,说起了自己今天的见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得知徐盼盼醉酒后在宾馆的视频,居然被人上传到了网上,陈若雨也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随即她心头就升起了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“浑蛋!那个浑蛋简直不是人!冬子,你可一定得帮盼盼删掉那些视频啊!要是让她家里人看到了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”陈若雨语气透着焦急。

    张冬就知道陈若雨会着急,他赶忙安慰起了陈若雨。

    “若雨,别着急,我已经让天成去做这件事了!等他顺藤摸瓜,找到那个上传视频的人,到时我肯定饶不了对方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能饶了他!对盼盼做了那么过分的事,还把视频传到网上去,这人简直就是王八蛋!”陈若雨气愤的骂道。

    张冬又劝慰了几句,陈若雨这才消了气。

    陈若雨不知道的是,她跟张冬打电话的时候,不远处的房门悄悄打开了一道缝,一双眼睛正死死盯着她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陈若雨回到屋里,此时的徐盼盼已经睡熟了。

    陈若雨叹了口气,并不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徐盼盼,至少暂时不能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才刚刚做了人流手术,如果受到这种打击,肯定会受影响的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到了第二天早上,张冬还在床/上睡懒觉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冬惺忪着睡眼拿起手机一看,是陈若雨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对面响起陈若雨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冬子,不好了!盼盼不见了!”

    张冬瞬间清醒过来:“你说什么?徐盼盼不见了?她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!我刚醒来就看到她床/上没人了!我一开始还以为她去了浴室,结果浴室里也没有她的踪影!不知道她去哪了!”陈若雨急得都快哭了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