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张冬愿意教自己几招,秋烈阳别提有多高兴了,兴高采烈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前脚刚走,张冬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事情越来越复杂了!

    原本只是陈若雨的闺蜜徐盼盼意外怀/孕,继而得知徐盼盼是被一个男同学趁着喝醉侵/犯的。

    既然徐盼盼不愿意说出来那个男同学是谁,张冬也就没再多管。

    可巧合的是,他居然偶然看到了网络上有徐盼盼的小电影。

    就在张冬把消息告诉陈若雨后,徐盼盼第二天一早却突然离开,上了一辆神秘的大众车。

    消失了大半天后,徐盼盼回来了,身上带着只有杀过人之后才会有的煞气。

    而那个曾经侵/犯过她的王金龙,则是被人在川河县杀了!

    再加上秋烈阳提供的消息,说徐盼盼极有可能乘坐私人飞机离开了省城。

    张冬几乎可以断定,王金龙就是被徐盼盼杀死的!

    虽然找到了杀人凶手,可事情反倒变得更加复杂了。

    徐盼盼只不过是个普通人,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能量,还乘坐私人飞机干掉了王金龙?

    倘若她真的很有背景,当初也不会被王金龙趁着喝醉侵/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件事的背后,多半是有人在帮助徐盼盼!

    但那个神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帮徐盼盼杀人?

    而且从张冬告诉陈若雨,徐盼盼的小视频在网上出现,到徐盼盼第二天早上坐着大众车离开。

    这期间不过经历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!

    徐盼盼怎么就突然认识了这么有能量的人?

    还是说,她其实早就认识对方了?

    张冬脑海中的念头一个接一个的闪过,搞得他脑子乱哄哄的。

    这时陈若雨和徐盼盼一块出来了,徐盼盼的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,只是身上的煞气仍在。

    刚刚杀过人的人,身上的煞气最重。

    等时间长了,煞气就会慢慢减弱,但依旧会存在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徐盼盼是杀害王金龙的凶手,但张冬并没有把她当成杀人犯对待。

    还是林天的那句话,像王金龙那样的街面混混,死了也就死了!

    他的死,反倒是为民除害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林天也曾关注过王金龙的案件,知道杀人凶手半点痕迹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就算张冬跟警方说,是徐盼盼杀的王金龙,没有证据也照样无法证明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徐盼盼和陈若雨的关系。

    张冬知道,徐盼盼是陈若雨最好的闺蜜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张冬的缘故,害得徐盼盼被抓,估计陈若雨也会生他的气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张冬除非是脑子秀逗了,否则根本不可能为一个已经死了的小混混出手。

    张冬面带笑容:“盼盼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要不要我给你把脉,开个方子补一补内气?”

    闻言徐盼盼也笑了:“好啊!之前一直听若雨说,你的医术多么精妙!今天终于可以大开眼界了!”

    “冬子,你可得给盼盼开个好点的方子呀!省医院的专家说了,盼盼身体本来就不好,现在需要好好的休养。”一旁的陈若雨说。

    张冬点点头:“那是当然的!”

    三人走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坐下,徐盼盼伸出手腕,让张冬给她把脉。

    张冬随手搭在徐盼盼手腕上,摸了两下,脸色瞬间一变。

    看到张冬的神情变化,陈若雨赶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冬子,你怎么突然变了脸色?是不是盼盼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呀?”

    张冬强忍心中的惊涛骇浪,脸上却挤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没事,盼盼的脉象很正常,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点!我是惊讶她的体质比普通人好,做了人流还能有这么好的脉象。”

    陈若雨娇/嗔道:“你呀!哪有惊讶别人体质好的?刚才你变脸色,把我吓了一跳呢!”

    “若雨,你去回屋拿纸笔吧,让冬子给我开个方子调理下。我可是听专家说了,要是不好好调理身子,以后嫁了人都不好再怀/孕了!”徐盼盼对陈若雨说。

    陈若雨一听后果这么严重,赶忙起身回屋拿纸笔。

    她才刚离开,张冬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,神情严肃的看着面前的“徐盼盼”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眼前的徐盼盼到底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徐盼盼。

    甚至都不知道,眼前的徐盼盼还是不是活人!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刚才张冬之所以会脸色大变,是因为他摸不到徐盼盼的脉搏!

    什么人才会没有脉搏?

    只有死人才没脉搏!

    难道说,眼前的徐盼盼已经是个死人了?

    而且徐盼盼的身体力量也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的程度,差不多相当于铁骨境巅峰的古武者了!

    不过还不等张冬问出口,徐盼盼却先一步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张冬,你是不是在想,现在的我到底还是不是活人?”

    张冬表情凝重的看着她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为了什么目的来到若雨身边?”

    徐盼盼耸耸肩:“我是徐盼盼啊!以前咱们初/中时候还是临班!如果我不是徐盼盼,若雨作为我的好闺蜜,肯定早就发现不对劲了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张冬皱眉道。

    徐盼盼叹了口气:“时间有限,多余的话我也不方便说!我只能说一件事,有人想要对付你!除此之外,我什么都不能说!一旦说了,我就得死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样,和死有什么分别?”张冬沉声说。

    徐盼盼虽然拥有和常人一样的体温,但她却没了脉搏。

    虽然张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,现在的徐盼盼已经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活人了!

    “无所谓!至少我得到了复仇的力量!至少我还能苟延残喘的活着,而且我也报复了那个把我害的痛不欲生的王八蛋!”

    提起王金龙,徐盼盼一脸的狰狞。

    张冬沉默了,他忽然觉得是自己害了徐盼盼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把关于徐盼盼小视频的事告诉陈若雨,徐盼盼也不会知道这件事,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徐盼盼看着张冬:“你不用觉得,是你给若雨打的那通电话害了我!其实在那之前,我已经知道王金龙那个王八蛋把我的视频传到网上去了!”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